圣谛|假名媛和伪大款——不安分的流民社会

前几天一个“上海名媛”的帖子火爆全网,当然有人也看出很可能是一场炒作,因为里面的人说话太过生硬,而且所谓的几十个人团酒店根本不好操作。

当然这根本不重要,我们今天要说点本质性的东西,如果我不能说出别人都说不出的道理,你们还粉我做啥,不如取关走人。

第一个根本性的问题,为啥这种文章能火?

上网时间长喜欢思考的应该会发现,那种挑逗人情绪的文章会火,比如当年咪蒙的“致贱人”,应该打中了很多人的内心。毕竟人人身边都有一些曾经让自己不快的事,一放大就成了“贱人”。而且人都是只怪别人不怪自己的,这种文章会让彼此认为对方是贱人的人都感到心理满足。

好了,这次也是,社会上嫌贫爱富也好,消费主义也罢都是现实,许多男子在面对自己够不上的女人时,总有些自卑与愤恨,而这个社会一定是屌丝多啊。现在有个文章说,很多看上去高大上的女人是假名媛:太好了原来你们跟我是一样的穷逼,连他妈丝袜都要团?心理愤怒有了出口,用戏谑和消解来对抗“消费主义”,是没钱又想消费的人的一大心理武器。

第二个根本性问题,只有假名媛吗?

这世界,怎么可能只有一种骗子?要有一定成双成对。既然有女人假装白富美,就一定有男人假装高富帅啊。

几个月前一场轰轰烈烈的揭秘PUA培训班的暗访视频说起,PUA这个词大概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广为流传,而视频中出现的学员集资轮流拍摄装逼照的喜感行为想必令很多人印象深刻:

在淘宝里可以买到你想要的一切素材,旅游,夜宵,加班,吃饭,购物,甚至ktv,可想而知用这些狗屁不值的东西来包装自己的都是些什么人。如果仅仅为了销售也就算了,很多屌丝的目的是——骗炮,骗廉价炮,骗免费炮。

女人假装白富美想吊凯子,男人假装高富帅要打免费炮。当他们中间还没那么坏的人相遇的时候,就是一场野鸡遇豺狼:

 

都不想评价这种事,让我作呕 。

第三个根本性问题,为啥会这样

前面说了,这是一个消费主义的时代,而且30年的改开,确实让很多人有了进阶的可能,比如什么A8,A9之类的词汇,不是被很多人津津乐道的挂嘴上么?

但是,随着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这道门越来越窄,也越来越难。注意,并不是没有,而是越来越难。靠做题,靠努力,甚至靠不要脸都难进阶。但是那道门没有关死,还有那么一小条若隐若现的通道。

而且什么样的进阶会让人印象深刻?肯定不是颜宁那种进阶,科学之路多难走啊!还是通过嫁人来的快,不管是曾经的排球女将嫁给世界级传媒大佬,哪怕离婚了人家也是成了真名媛,还是最近才有的所谓金融女嫁给矿业大亨,你看这道门还是存在的,对不对?

于是装假名媛趋之若鹜毫不新奇,装阔佬也不奇怪,装…各种装!前几天有个文章讲的我想笑,说越是野鸡机构里面出来的人title越大,总裁满街走,总监多如狗…

第四个根本性问题:不安分的流民社会

前面说了,这是一个阶层变幻极快的社会,阶层变幻快也就意味着不会有什么真正的贵族。我记得很多年前有一本书很火,书名好像叫往事并不如烟,讲的是民国名媛康同璧的生活往事,她是康有为的女儿。

跟现在这些野鸡豺狼比,康同璧确实高档一万倍都不止!但是能深究吗?不能,她算啥贵族呢,她爹也不过是个游士,侥幸获得光绪的任命在帝都混了几天还大败亏输,嘴炮能力100,做事能力0。逃跑后打着帝师旗号坑蒙拐骗搞钱娶小老婆的人渣一枚!这样人的女儿都能当“最后的贵族”,可见社会成色几何。

这就是一个流民社会啊!哪有什么名媛,贵族呢?但是越是流民社会,人就越不安分。

春秋大人君子是固定身份,等到陈涉喊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时候,贵族社会就消失了。封建社会是相对固定的 ,人也就么有非分之心。比如我们羡慕的日本匠人精神,为啥人家有匠人精神?不就是因为阶层固定,既没有上去的可能,也不会随意掉落,自然可以精益求精做好自己的事。

流民社会呢?上不封顶,下不保底。乞丐也能当皇帝,皇家后裔也能去卖草鞋。

有没有好处?有!积极一面,就是大家奋发有为!改开40年成就如此巨大,跟这样奋发的国民精神有关。

有没有负面影响?也有!一旦发展停滞,各种坑蒙拐骗就开始登场,现在为了嫁“豪门”,骗美女炮还只是骗,等到环境再恶化一点,嘿嘿。

甚至放眼历史和世界,都能找到我这个理论的依据,想想《红与黑》讲的是啥,就是一个屌丝青年于连想爬到上流社会而做出的各种欺诈行为。作者司汤达是哪国人?法国人,法国在1789大革命后,是不是也在很大程度上,具备了流民性?或者说,阶级性?只是相对法国,东亚大陆的流民性更强10倍罢了。

不安分的流民阶级,在社会向上的时候是发展动力和源泉,比封建性很强的日本固化要有活力;在向下的时候,这些人就是乱源了。

流民社会的宿命啊!

赞 (0)